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  • 你的位置:天天购彩 > 服务项目 >

  • 谭乔:我悟了,但老陈他还需要时间
    发布日期:2022-06-11 10:45    点击次数:79

    文/胡克非

    面对中国新闻周刊抛过来的“如何看待反诈老陈直播翻车”的问题。谭乔想起了“潘子”对“嘎子”说过的那句话:

    “网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,这里的水太深,你把握不住。”

    一个因电视节目火遍大江南北的交警,一个因反诈宣传而受到流量青睐的民警,谭乔自老陈出圈后就被人们反复提起并比较。

    5月底,老陈因直播中的不雅动作,被骂上热搜,随后鞠躬道歉,谭乔看在眼里,满是唏嘘。

    沉思了片刻后,谭乔说道:

    “老陈和我有很多地方很像,我一直很关注他,是因为我自己也飘过,也膨胀过。他面对的这些诱惑和挑战,我都经历过。”

    膨胀的气球炸了

    6月1日,老陈公开表示,网传的视频不是全貌,自己在直播时宣传反诈知识的片段全被删减了,他认为利用娱乐的方式宣传反诈,是很好的想法和创意。

    随后老陈说到:“我觉得我是不是不太适合网络,这回是真的迷茫了。”

    在谭乔看来,“迷茫”是老陈必然要经历的过程。

    2005年以谭乔为主创核心的《谭谈交通》开播,很快,他的影响力从成都到四川,最后到了全国,社交媒体和视频平台成为了《谭谈交通》最好的发酵推广地,直至今日,在B站看《谭谈交通》下饭的网友都不在少数。

    作为一名普通交警,谭乔回看自己当年,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自己飘过,膨胀过。

    “这种飘是内外合力的作用,一个普通人,走大马路上有人跟你合影,要签名,买个菜都有人跟你握手打招呼,这在生活上确实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变化。”

    更大的变化来自外部,“朋友”多了,“应酬”多了,大家都捧着谭乔,聚会中的饭桌上,谭乔总是会听到这样的话:

    “谭警官,你这么能干,当个局长绰绰有余啊,当厅长都没问题!”

    “谭警官,你这么红了,应该有个车开,天天骑自行车像什么样子?”

    “谭警官,你怎么才挣这么点工资?我们随随便便做个生意都比你多。”

    一次饭局后,谭乔喝了酒,决定骑共享单车回家,席间一位企业家自告奋勇开车送他,在谭乔家小区门口,企业家对他说:“这片楼盘我很熟悉,你怎么住在这里啊?你应该弄个豪宅才对啊。”

    “一两次听的时候,会把它当做笑话,天天听的时候,我就真当回事了,是啊,我为什么不能过得更好?”谭乔开始膨胀。

    幻想与现实产生了巨大矛盾的时候,谭乔只能看到身边人的缺点,看不到任何优点。反而看自己时,全身都是优点,一点毛病没有。

    谭乔向朋友借了一台红色跑车,开车出入单位,进出电视台,自己觉得很拉风,短短几天,他就感受到了来自同事异样的目光,背后的指指点点也随之而来。

    在现实和幻想的巨大割裂中,把握不住自己的谭乔,感觉到了痛苦。但他并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,直到膨胀的“气球”最终炸裂,医生告诉谭乔,你患上了“抑郁症”。

    因此,谭乔选择离开那个让自己“名利双收”的《谭谈交通》,在节目13岁生日的那天,选择离开。

    此后的4年多,谭乔调换了工作,在一个堆满了杂物的房间里解答市民针对交通宣传方面的问题,没有摄影机、没有路人、没有喝彩和围观,谭乔冷静了下来。

    这段生活被谭乔笑称为“仓库悟道”,时间给了他最好的缓冲期。

    我明明是谭乔,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

    因为直播打赏,谭乔也被骂过,在一次直播中,本来只想和网友聊聊天,但不少人开始刷礼物,谭乔劝阻,并表示会将礼物捐给慈善机构。直播中谭乔说:“别刷了,我不是为了礼物才跟你们聊天的。”

    很快,有网友表示,谭乔是嫌大家刷得太少了。怕被误解的谭乔,没忍住爆了粗口。很快视频在网上发酵,引起了舆论的关注,一些不明就里的网友也送来了“难听的祝福”。

    谭乔曾经很委屈,“我明明是谭乔,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,但是谭警官好像是个神一样的存在,不能有任何一点瑕疵,甚至连一个粗口都不能说。”

    “我和老陈有相似的经历,都当过兵,退伍后成为一名人民警察,我普及交通法规,他普及反诈知识,都享受过流量的红利,也经历过流量的诱惑。”谭乔对中国新闻周刊说。

    “我俩唯一不同的是,我有足够的时间反思,但是时间没有给老陈那么多的机会。”

    “现在我走到马路上,人们见到我还喊‘谭警官’或者‘谭Sir’,大家不会因为你不在马路上执勤,就会认为你是一个普通人。”谭乔说。

    反诈老陈辞职时,就有不少网友劝他,要好好思考,当一头扎进流量的浪潮中,选择成为网红,到底应该如何扮演这个角色?能不能适应互联网的节奏,又能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?

    “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网红,以前不这么认为,现在也不这样认为,我做视频节目,也会直播,有些直播平台中很多语言激烈的、尺度大的、出口成脏的,我都见过。其实网络就是这样,但是取悦于人的基础,是要取信于人。”谭乔说。

    在谭乔看来,网红要具备一夜之间人尽皆知的能力,但自己明显不属于这样的类型。“我的成长现在看来是积累,13年的经历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我迷失过,不过幸好岁月给了足够长的时间,去试错纠错。”

    “你把一包盐都倒进炒菜锅里,菜肯定就咸得不能吃了,但是你把这一包盐倒进长河里,就不觉得咸了。时间跨度足够长,就留下了足够的时间去反省自己的对与错。”

    谭乔认为,人犯错是常有的事,但别犯原则性的错误,如果仅仅是一时的情急慌乱,说了不合适的话,做了不合适的动作,那就还都有机会,关键是自己要经一事,长一智。

    “穿过制服的都会知道,穿上的那一刻就意味着你所代表的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当警察身份人尽皆知,在广大群众中,形成了一个根深蒂固的印象时,那么你的行为就和穿不穿制服、当不当警察没有关系了,你可能要终身保持这个职业最起码的操守,这就需要我们对自己非常克制,甚至是严苛。”谭乔说。

    脱警服或许是单纯地脱掉一件衣服,但荣辱感、道德观念必须要保持。

    “至少要比其他人民群众略高那么一丢丢,你说是吧?”谭乔打趣地说。

    “谭谈宇宙”背后的人间正道

    老陈辞职后,他的视频平台账号ID从“反诈警官老陈”变成了“老陈生活号”又变成了“热心老陈”。5月份他自导自演的反诈短剧开播,最终流量并不理想,很多观众认为老陈的表演很尬,效果不好,但老陈将流量不如预期的原因归咎于平台限流。

    谭乔和老陈有太多的相同之处,他们都是将轻松愉快的风格,带入相对刻板、理性的政务内容,在不同的时代,不同的平台收到了相同的效果。

    或许,二者最大的不同可能来自于那个开播13年,有着3000多期的电视节目,虽然《谭谈交通》的故事是偶遇、内容土到渣、道具靠路边捡,但那些在城乡二元文化碰撞出来的朴素和真诚,依然成为了“谭警官”丰满人设的一部分。

    时隔多年,谭乔几乎能记得每一个自己在马路上拦下的人。

    “看《谭谈交通》,体会人间百态。”这是谭乔为《谭谈交通》下的定义。

    “我们的节目形式是纠正一个人的交通违法行为,但是目的是什么?目的是广而告之让大家知道哪些是能做的,哪些是不能做的。无论大家是抱着什么心态来看的节目,最终我相信那些交通安全意识都会潜移默化地扎根下去。”

    就这样,“二仙桥大爷”“福贵大爷”“气球哥”“二手家具吕老板”一个个鲜活的形象成为了“谭谈宇宙”中的一分子,他们的故事或诙谐,或艰辛,在谭乔的编制下,这些形象也成为了节目停播后令人牵挂的一部分。

    有人指责谭乔,呈现的很多都是社会最粗粝的画面。而谭乔看来,这种人间烟火气,才让安全宣传不悬浮半空从而落地生根。在交通安全上,应该不分贵贱,为什么遇到有故事的底层人,谭乔往往并不会做出处罚,甚至还自掏腰包给贴补这些违反交规的人?

    “我寻找到的对象都是在出现了交通违法行为,但是还没有发生交通事故,因为在我看来,交警如果旨在交通事故发生后介入,很多事情就晚了。做交通安全宣传,重点自然不是罚款,我做节目的目的更不是为了罚款。”

    “为什么我要拦下那么多底层的小人物,通过他们的故事讲述道路交通安全的重要性?是因为一旦真的发生了交通事故,不管是谁的责任,这些底层的小人物一定是更伤不起的那一个,很可能一个家庭就塌了。”

    多年的马路执勤中,谭乔一直用这样的观点去丈量着人性和温度,也正是因此,让他的“谭谈宇宙”深入人心。

    去年,谭乔开始利用短视频回访曾经节目中的“名人”。

    他找到“福贵大爷”看他过得好不好,他发现,“福贵”有了老伴,还有了个5岁的女儿。政府给残疾的弟弟建了房子,生活虽然依旧艰难,但是曾经相比,也算是好了太多。那句“往前看”实现了。

    他找到“卖二手家具的吕老板”,吕老板真的做大做强了,有了一个很大的店铺,名字甚至就叫做“高端访谈展柜专卖店”。

    他找到气球哥,发现有MCN公司去签约了他,目前气球哥吃住总算是有了着落。

    他找到二仙桥大爷,十年过去,大爷身板依旧硬朗,现在偶尔还能和自己一起拍视频,赚点外快。

    谭乔问大爷,“您知道当年您说从二仙桥可以到成华大道全国网友都知道了么?”

    大爷的回答令谭乔动容:“二仙桥可以到成华大道,但人呀,要走人间正道。”





Powered by 天天购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